龙湖集团品牌焕新升级 提供更立体城市服务

2019-02-19 07:21:23 彩27
编辑:李海玉

“混乱天域!”无名淡淡的说道。“在诸人之中,我资历最浅这个问题还是不提了!”无名连忙拒绝。无名跟前的雷神虚影也在瞬间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般,身高足足又长高了一丈,更加的凝实,径直朝着无名扑杀而来。

无名并没有理会,只当他是乱吠,根本就不在意径直朝着天空上飞去。石暴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之后,匆匆忙忙中低着头走出了修炼室。

  火车上的见闻(遇见)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虽然是冬日,但广州不太冷,尤其是拖着行李箱,挤了一阵子地铁,在人丛中穿梭、摩擦,浑身还有些燥热。岁末年初的时候,人们都拖着行李箱,背着大包小包,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启程,急切地向火车站涌去。

  往年的火车站人山人海,进站口始终如一条条长龙,喊声、叫声里间杂着幼儿的哭声,此起彼伏。今年不然,车站将进站口“前置”,几十个口子“一”字排开,电子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车次,人们坐哪趟车,就从哪个口进。精神抖擞的大学生志愿者耐心地为返乡心切的人们提供问答服务。如此疏导,秩序便井然,往年拥挤不堪的候车情形,几乎不见。

  我们往西去,西北。很幸运,“抢”到了卧铺票。一家三口,一上,一中,一下。我的中铺在邻车厢。先“安置”妻女,有一个行李箱很重,很大,我往下铺的座位底下塞,左塞右塞,进不去。我脱鞋踩住“小梯子”,往行李架上举,行李箱摇摇欲坠,我也摇摇欲坠,险些摔下来。一个壮小伙儿眼尖手快,迅速扶住,我顺势借力发力,行李箱妥妥地归位。我说了声“谢谢”,壮小伙儿说“不用”。我一扭头,他不见了。他的铺位不在这里。

  鱼贯而入的人们各寻各的铺位。一男一女边急着往这边走,边打电话,说的是乡音。我听了个大概,他们仨,上来俩,还有一个,还在倒地铁。这时离开车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估计赶不上。他们在我们对面坐下,男青年与对方的通话还在继续。我也替他着急。春运一票难求,亲人赶不上这趟车,就要改签,但改签恐怕连硬座都没有,或者退票。退了票也再难买上,真是急煞人也。果然,直到列车徐徐启动,落下的人还没上来。但事情还是解决了。怎么解决的?退了票,直奔机场,机票有,但临时“抓”票,很贵。男青年说他姐姐花了两千六百多块,一进一出,多了两千多块。回乡的心,在乎成本,但钱,咬咬牙,来年再挣,没有什么能阻挡游子回家过年的脚步。

  对面的中铺空了。我问列车员,我可否调过来。列车员说你先睡,春运期间,票很紧张,说不定下一站就有人“抢”票上来,上来你们自己再商量。人家没赶上车,我却有了与妻女同处一“室”的机会。我心里高兴,脸上却得掩饰,我的快乐不能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

  午餐时候。一车厢,大多数人都吃桶装方便面。整个过道,都弥漫着方便面味儿。我们吃的是麻辣粉还有鱼罐头。餐车开始送饭。男青年买了两盒快餐,他和妻子一人一盒。

  小夫妻在惠州的一个镇上开餐馆,以川菜为主。吃是人类共同的话题,永远也不会过时。我以为他会炒的菜不是很多,没料,看到他手机里的菜谱,“喷绘”的海报,密密麻麻,好几张。我们吃过的川菜,他都会做,我们没吃过的,他也会做,还有很多菜名,我没听过。一个二十来岁的人,会做这么多菜,不简单。

  他是甘肃定西人,原来在乌鲁木齐的一个餐馆工作,在后厨配菜,去年到惠州创业,因为堂哥在惠州。餐馆规模中等,食客都是附近工厂的工人。做餐饮,熬人。有时候,有的客人一聊天就聊到晚上十一二点,只能等。我问他,你不是有营业时间?他笑了笑,哪有赶客人的道理?他们这种餐馆,招徕的都是回头客,他要是赶客,人家下回就不来了,一传十,十传百,可不得了。累是累点,但有收获。去年八月十五,他们一天的营业额就有三千块,除去成本,能挣两千块。

  镇上房价不高,我以为他们的理想是就地安居乐业,可他们却不想买房。他们的想法是趁着年轻,再干几年,等攒一些钱之后,回老家开餐馆。

  伴随车轮与钢轨的撞击声,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但有一句话,他说了好几遍,“千好万好,还是家乡好。”

  列车是绿皮的,“Z”字头,大站停。我“占”了“人家”的铺,心里不踏实。其他铺位,基本没有空闲。车快到长沙站时,已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年轻的女列车员提前收拾好三大包垃圾,列车停稳,她提着两大包垃圾下车,放在站台的垃圾堆放点,在她返身准备上车提另一包垃圾时,我顺手提起垃圾袋递给了她。靠近车门的瞬间,寒风拂面,凉气袭人,冻得我打了个哆嗦。列车员的发丝也在风中飘舞。列车在长沙站停八分钟,时间很短。列车员刚上车,发车的“哨子”已经吹响了。

  年轻的列车员,是个勤快的人。上班时间,不停地忙活。一遍又一遍拖地,清理卫生间。面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乘客的赞扬,面对脏、累、苦的工作,她莞尔一笑,说:“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嘛!”

  列车由广州始发,终点站是拉萨。进藏列车,区间长。春运人多,卧铺车厢还好,列车在抵达西安站之前,硬座车厢里,连过道都站满了人。晚上八点,是列车员换岗的时间。在餐车一角,老车长召集列车员开短会,叮嘱列车员,晚上值班格外重要,要确保旅客人身和财物安全;遇到突发情况,要及时报告。列车长最后问大家:“听明白没有?”列车员齐齐回答:“听明白了!”随后,列车员自觉交了手机,佩带对讲机,一个个矫健或倩丽的身影隐没于两侧车厢,开始守护一个个返乡人的梦。

  冬夜的温暖,伴随着车厢的“位移”,一路顺延。

许 锋

许 锋

当此人双眉微蹙之中,手夹此物在鼻下轻轻一闻之后,其登时间大惊失色地说道:“紫灵薯?!”恐怖的力量直接将罗一航轰击在地,断了气,随后无名从罗一航的身上搜出了大量的灵丹,灵石还有各种珍宝,和无名这个纯粹就是这两年才刚刚崛起的算是爆发户的人比,罗一航身上的东西才堪称是底蕴十足,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药材,基本都是过千年的,甚至有不少是过五千年的,甚至还有一株过万年的药王,这些都被栽种在随身的药田之中,当然现在这些都归了无名,光就这些珍宝累计起来起码就不下于三千万灵丹,当然无名曾经拥有过的财富加起来的话也远远超过这个数目,但是那也是曾经了,他脑海里的神秘空间是吞噬灵气的神秘之物,他不缺灵气的时候几乎是屈指可数。

  李光洁谈《流浪地球》中的感人角色:
  执着的救援队长很像导演郭帆

  李光洁在《流浪地球》中饰演的角色催人泪下。

  本报记者 王广燕

  《流浪地球》剧组定下来的第一个演员就是李光洁,当时制片人看到了一张李光洁在《林海雪原》现场用手机拍的定妆照,就把这张照片传给了导演郭帆,而郭帆随即敲定了由李光洁饰演沉稳内敛的救援队队长。

  “当时和导演接触,他拿出场景设计图、外骨骼机甲设计图和动态预演等给我看,看得出来他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当知道郭帆已用四年时间来啃这块硬骨头时,李光洁打定主意,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参与其中。“做科幻片对现在的中国电影工业来说很吃力,但是他的执着让我相信,感觉值得跟着他冒险。”

  王磊是一名军人,一路上护送工程师修理故障发动机,经历了重重困难。饰演王磊也令李光洁遇到了不少困难。“我穿的那件衣服重达40公斤,而且所有的关节都被螺丝锁上了。”由于这身戏服不便穿脱,生活不能自理,工作人员体贴地为他准备了尿不湿,最终倔强的李光洁没有穿。

  拍摄前,李光洁对角色进行了细致的揣摩。“故事大背景是因为地球表面温度急剧下降,70亿人口中只有35亿能够抽签进入地下城,而王磊的妻子和孩子却没有幸运地活下来。”这个军人隐藏着内心的悲恸,理智地将完成任务放在第一位。谈起自己的表现,李光洁认为自己完成了使命。

  参演《流浪地球》的李光洁只拿了极低的片酬,但和大家一起从毫无经验到摸索拍完,剧组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都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这是我毕生都难忘的工作,其实我不想说太多演员吃的苦头,因为幕后工作者承受得更多。能与大家一起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就是一份荣誉。”

  “TF老boys”三人组李光洁、雷佳音、郭京飞都参与了《流浪地球》。李光洁还曾吐槽雷佳音头太大,戴不下头盔。聊起三人的友情,李光洁说:“我们对生活的理解和对工作的态度比较接近,大家都比较诚恳,才能成为朋友。”

九霄的天空都被打的轰隆隆作响,无尽的混沌碎片九霄天空中滑落了下来,有许多圣境高手都放弃了第二神主这边跟上了白剑松和魏光远一路冲杀进了宇宙之中,哪怕是对于这些圣境高手来说也难得看到大圣境的高手之间的交锋。这才是真正引爆了风龙城无数人心的事情,龙族的传闻很多,几乎没有人能例数的清楚有多少,但是其中肯定也少不了一条,那就是龙族喜好搜集宝贝,各种宝贝,现在那条风龙多半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宝物却是留下来了。截止目前,石府号已基本达到了出海条件,但出于安全考虑,尚需月余时间进行吃水探伤,以防在大洋深海之中航行时,底漏侧漏事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