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文体的形成

2019-02-18 13:10:50 彩27
编辑:李珍

恰逢其时,石暴当即左手向前一探,抓住了怪鱼的一只前脚,随即右手将破风刀向前一捅一搅,怪鱼身体上倏地传来了一阵痉挛颤动之感。石暴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看向了三旬典当师。无名一路飞下去,竟然几次遭到伏击,而对方都是南荒另外一个大势力百蛮洞的弟子。

一旁血池内被锁定起来的星辰巨兽也消停了很多刚刚被抽走许多的能量和元神,他也萎靡了许多。也就在这个时候,木屋之门被轻轻地敲响了起来。

  大海深处是什么?

  2月14日,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推出一部重磅纪录片,名为“中国水下捕猎”,这是外媒首次跟踪拍摄中国“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的深海探索过程。其中,有很多首次公开的画面,令外界颇感震惊。

  

  纪录片称,中国科学家正在进行一项大胆的深海任务,去从未有人类踏足的地方探寻,那里有着丰富稀有的资源和独特的生物种类。中国研究船行驶在印度洋上,潜航员驾驶着“蛟龙号”潜入印度洋深处,科学家们则对“蛟龙号”带回的深海资源、物种进行分析。

  但事实上,对“蛟龙号”科考队员们而言,每一次执行下潜任务都一刻不能松懈,深海中复杂未知的环境随时可能发生危险。冰冷的海水、超高压的水下环境、暗礁密布的海底,都让潜水器上的人员精神紧绷,随时都要做好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一旦这个重达22吨的大家伙失去动力,就会迅速下沉至海底深渊,外界几乎无法施以援手。

  片子记录了一段潜航员付文韬和队友驾驶着“蛟龙号”潜入印度洋海平面下3000米的热液区的经历。

  画面中显示,海床上林立着不断喷发的“黑烟囱”,“蛟龙号”这次的任务就是从热液喷口抓取岩石样本。这些看起来就像微型火山口的“黑烟囱”中,蕴含着非常珍贵的矿物和生物信息。如果能顺利采集到样本,将对热液喷口的地质构造认知以及周围生态环境分析起到关键作用。

  

  

  然而,仅仅是接近“黑烟囱”就十分危险,因为其喷出的灼热水流温度高达400度。尽管“蛟龙号”舱体能承受高温高压,但玻璃窗是软肋,若被灼伤可能导致舱体爆裂。

  

  驾驶员付文韬在操纵机械臂取样时突然发现,当船体随着海底洋流漂移,左侧窗口被黑烟遮住,右侧玻璃窗已非常接近热液喷口,于是立即转向离开。“可能我们三人会被留在深海,我非常担心,因为潜水器的两个推进器不能停止运转或发生故障。”

  

  

  几个小时后,“蛟龙号”返回海面,回到母船,这时大家才看清,船体上留下的大块灼伤痕迹。看到被热液灼烧融化的舱体,跟拍的半岛电视台女记者惊呼,“发生了什么?!”

  

  

  

  付文韬回答称,“这是被高温灼伤,离窗户越近越危险。太危险了。”

  

  

  作为中国首批专业潜航员,付文韬先后参加了“蛟龙号”1000米、3000米、5000米和7000米的全部海试任务,还曾获得国务院授予的“载人深潜英雄”的称号。拥有丰富驾驶经验的他,每一次驾驶“蛟龙号”都不敢掉以轻心。

  付文韬表示,自己身上的担子仍然非常重,因为目前专业驾驶员人非常紧缺,这是紧迫的事,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国家培养出越来越多的专业驾驶人员。

  “我希望他们能快速成长,我们只有两名专业驾驶员,我们需要驾驶的次数非常多。这对我们很重要、对我们国家也很重要。所以,对我而言,这是非常重大的责任。”

  

  纪录片记述了付文韬带教的学员之一DD张奕的故事。张奕是一名非常年轻的中国科考队员,正在接受深海潜航员培训,她梦想能在科考中有新的发现。目前,张奕也已正式成为中国首位驾驶“蛟龙号”的女潜航员。

  

  张奕告诉记者,第一次驾驶可能是最危险的,所以有一点害怕。“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要变得更强才行。当时自己还在畅想,希望有一天能够在水下发现一些动植物的新品种,甚至可以用自己的名字给它们命名,这些事简直太酷了。”

  

  由于海底温度较低,张奕第一次下潜甚至在身上贴了7片“暖宝宝”用来取暖。下潜前一晚,张奕穿上新制服,“衣服胸前有红色的中国国旗,我喜欢;这是我成为实习潜航员的一天,我梦想着有一天能穿上这身印有国旗的制服,很美。”

  

  

  

  当她看到海底裸露的岩石,发光的小鱼还有大片的海葵,更加坚定了当好一名“海洋人”的决心。如今的张奕已经可以独立驾驶“蛟龙号”进行下潜作业了,她表示在海底的几个小时需要良好的耐心与毅力,并且要保持自己的精神绝对专注。

  

  

  当然,还有年轻的中国科考人员对探索未知世界无比高涨的热情和敬业精神,同时面对困难和挑战时,他们也默默承受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有年轻的科考人员对记者称,当这次下潜任务的七个设备中有六个出自自己之手时,感到责任和压力重大,任务执行前三天几乎无法入睡,甚至偷偷流泪。

  

  当看到任务顺利进行时,中国科研队员也难掩心中激动。未知的挑战成为队员们前进的动力。

  

  2012年6月24日,中国“蛟龙号”在马里亚纳海沟试验海区首次突破7000米下潜深度,随后创造了下潜7062米的中国载人深潜纪录,同时也创造了世界同类作业型潜水器的最大下潜深度纪录。这意味着中国具备了载人到达全球99.8%以上海洋深处进行作业的能力。

先提这几点想法,各位发表一下意见吧。”不过,对于像石暴这样在世俗之中砥砺前行的低级散修来说,如此做法,无疑是将其自身置于了灯火辉煌处,无知无觉中就会成为了他人觊觎的目标或者猎物。

  资本逐利,导致影视创作的价值观念被稀释

  警惕“宫斗剧泛滥”背后的创作误区和价值偏差③

  王彦

  潮水退去时,才能看见谁在裸泳。资本失灵时,更能彰显价值的珍贵。

  卫视广告,网站推荐,抖音开直播,娱乐综艺包个场,微博热搜再哄一哄DD眼下,玄幻剧《招摇》播出近半,“营销一条龙”基本齐活。按流量经济的如意算盘,一波营销热后,便是收割韭菜之时。可这一回,算盘有些落空,任凭原始IP曾有多少粉丝、两名主演自带多少流量,该剧再怎么折腾,热播的海市蜃楼愣是不见踪影。

  站在艺术的立场看,这半点不稀奇,该剧的美学、表演、特效、配音都不在水准线上,更遑论思想精深。但从资本的逻辑出发,不知流量经济的拥趸是否已经心里打鼓?

  是谁给了“裸泳者”勇气?顺藤摸瓜,《招摇》的两名主演,都是狠狠享受过“宫斗红利”,一个凭“审丑营销”,一个借“私德炒作”,两人都在资本逐利的推手下赚走可观的一桶金。更有前者,《宫》《宫锁珠帘》《宫锁沉香》三部曲连点成线,线头都握在同样的主创手里。因为是“后宫”那些事儿,哪怕人物是纸片的、表演是空谈的、逻辑是短路的、后期是抠图的,只要能在流量竞赛中屡战屡胜,所谓创作者便一次次如法炮制,屡试不爽。这样的影视创作生产链上,没有历史剧、情爱剧,只剩下“逐利剧”画出一条条流量的曲线图,从资本的原点急切地奔向利益的巅峰。

  可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资本逻辑下,线连成片,片织成了生态,一桩桩个案汇成荧屏上连绵不绝的“清宫宇宙”;前赴后继的逐利者让影视行业的立身之本DD创作,渐渐患上了价值稀缺症。

  价值观念被稀释的创作生态里,没人能独善其身。编剧按流量的喜好定制“槽点”,不怕雷人,但求有槽可吐;导演按流量的走势专挑“明星”,演技不重要,能导流就行;后期营销索性踏入流量的陷阱不愿自拔,买热搜、造话题、做假数据,只要流量高,职业操守皆可抛;至于被流量误导的演员本人,把本职工作当成了捞快钱的乐园,无心雕琢角色,一心钻研“人设”。而寄生于如斯生态,数据造假产业、娱乐类综艺平台、部分偶像选秀节目等都成了一条利益链上的“蚂蚱”,各环节合谋,各取所需。只重经济效益、罔顾社会效益的价值观念下,某些雷剧越拍越骂、越骂越拍,不足为奇。因为在资本的炒作逻辑中,比差评更可怕的是流量平平。

  毫不客气地说,流量经济的思维已在影视行业中形成了一部分劣币驱逐良币的边际价值倒挂。最直观的,近些年不少影视公司投入最大的成本、调用最好的阵容,把价值观念稀薄的宫斗剧当成本公司的“头部内容”,忽视了那些更有现实意义的艺术创作。

  但万幸的是,流量泡沫开始破碎,行业风向悄然转变。《招摇》就是资本不再万能的典型案例,“演技”成为2018年的热词就是观众对影视行业价值回归的强烈呼唤。

  影视业的价值何在?有人视之为名利双收的捷径,为此可以贩售一切;有人视之为糊口的职业,熟练掌握技能,按劳取酬;还有的人将之视为艺术的求索,在对不同剧本、角色的体认和塑造中,拓展对人性的认知、抚慰观众的心灵。不同的价值观念,塑造着不同的格局,终将决定一个人的艺术生涯能有多么辽阔。

  黄沙吹尽始见金。只要创作者敢于挣脱资本的枷锁,还影视艺术一颗初心,那么迟早,一切喧嚣会归于平静,影视圈的诸多乱象也终将销声匿迹。只有价值的回归,影像的世界,才是那么清风拂面。

听到石志明这一声大吼,其余几人,包括蛟龙都是理都不理转身就走。昨儿晚上石暴在与店小二闲聊问询之时,就大致了解到,金茂当铺虽然算不上是北野城中规模最大的当铺,但是就知名度来说,以及信誉度而言,也是毫无疑问可以跻身于北野城十大当铺之内了。石暴犹若未曾听闻一般,冲着石府家园英烈堂连鞠三躬,却是恐有打扰,未敢入内,远远地绕开了石府家园英烈堂后,向着圆柱山缓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