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称中国成世界药企新药投放目标:市场巨大 审批简化

2019-02-18 11:55:27 彩27
编辑:胡煦

在血祭之地,如此凶险的所在,贸然出现一个娇弱少女,本就令人惊诧,甚至令人会心生警觉,可处于少年心性下的杨立,有的是好奇之心,有的是爱慕之意。耳闻少女要回家去,便涎着脸,央求同去,借口竟然是要护卫少女左右。地牢的门被轻轻开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身影钻了进来,即便在黑暗之中,姜遇依然认出了他,是不久前大喊着要将他浸猪笼子扔猪圈的少年。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却见小世界中一片郁郁葱葱,一副美丽新世界一般的景象,也是!小世界中灵气这么充足,不是这样才奇怪。

“此子肉身之力十分强大,奔逃的速度不弱于我等,不如分开追杀堵截!”伏供奉双眸一动,早就看出了姜遇是强弩之末,神力难以支撑多久了。风清玄

  幸福社区的“幸福密码”

□ 本报记者 刘志月 本报通讯员 冷晓冰

  “大家跟上,我们到这边一起拍张合照。”在王波招呼声中,七八人的队伍迅速聚拢,留下了2019年的第一照。王波是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幸福社区的民警。今年1月,他和“徒弟”吴昊带着幸福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戒毒人员完成了新年第一次聚会。

  自从社区康复中心建立运行以来,幸福社区民警、禁毒社工与戒毒康复人员的聚会、座谈聊天已是社区常态化工作之一,让曾经困扰社区工作者的老大难问题化解于无形。

  幸福社区位于襄阳市火车站东北侧,辖区总面积162080.8平方米,现有居民楼66栋、居民2412户。社区工作人员现有19人,社区“两委”班子成员11名,网格员7名,社区民警两名。“我们紧紧围绕‘发案少、秩序好、社会稳定、群众满意’的工作目标,整合各方资源,调动起每一名网格员和社区工作者的热情,大家互通有无,让幸福社区更幸福。”幸福社区居委会书记陶传兵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回访帮助特殊群体

  戒毒人员的服务管理,曾是幸福社区面临的一大难题。发现吸毒人员不难,但更重要的是帮助这些特殊群体彻底远离毒品,这也是幸福社区推进戒毒人员康复管理的一项重点工作。为此,幸福社区成立了戒毒康复中心。

  刚开始,按照樊城禁毒中队提供的在册吸毒人员名单,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一个个给打电话,但对方大多态度冷淡,不太爱理睬。随后,中心的陆薇、赵炎等人就一起上门家访、“拉人”,但是聚拢这么一批人着实不容易。

  王波也曾花费大量时间向吸毒人员解释强制戒毒和社区康复的差别,宣讲加入社区康复的好处,但效果甚微。在走访过程中,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的小梦(化名)“优势”显现出来。小梦曾吸毒8年。戒毒后,她主动做起戒毒志愿者,一干就是3年。在幸福社区禁毒社工戚红眼里,小梦更了解戒毒人员的内心想法,更容易取得他们的信任。

  “他们了解到小梦如今在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就都愿意来了,很多还点名要跟小梦聊天。”戚红说,有名大哥一来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就点名找小梦,常常是一聊就聊一上午。

  经过一段时间磨合,社区戒毒康复中心工作人员和社区民警配合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双方分工合作,形成了“回访随访D心理支持D知识宣讲D组织活动D医疗救助”一体化的社区戒毒康复流程。

  按照社区戒毒康复中心相关规定,幸福社区社工、志愿者与社区民警定期随访、回访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并进行尿检。康复人员的尿检结果和康复情况,及时与公安系统动态管控系统对接,每月把康复人员的尿检结果和康复访谈情况汇总上报,协助管控数据的更新,并提供定期体检及部分医疗救助服务。

  截至目前,该中心共对105名戒毒人员建档,成功帮助65名吸毒人员戒毒康复。

  走访织密平安网

  幸福社区地处繁华地段、四通八达。针对辖区流动人口多,治安形势复杂的情况,王波他们在治安监控基础上开展频繁走访,将热心群众发展为新的“耳目”,“织密”社区平安情报信息网。

  2018年12月13日,王波走访幸福社区辖区一家生产工业用胶的企业时获取一条信息。该企业财务称,近期自己在核对该年度车票报销单据时,发现大量车票与实际出差情况不符,有将近1万元的票据是假的,但是报销提供的火车票却是实实在在的。了解情况后,王波立刻将情况反馈给樊城公安分局中原派出所刑侦中队。警方即刻开展调查。

  原来,这家企业的员工提供给财务的火车票是从微信上10元购买到的假票,肉眼根本无法分辨。民警根据线索找到了假火车票售卖者张某及其住所。

  在张某住处,民警当场缴获假火车票24张、半成品火车票627张,收缴假汽车票成品18张、半成品1003张,制假电脑2台,打印机3台,照相机1台,还有各类假票模板,涉案金额1万余元。

  “基础工作信息化,是社区警务工作生命线,民警在‘一标三实’采集基础信息时做到全域覆盖,积极推行错时工作制,做到见房知人、见人知情。”樊城区委常委、公安局局长杨朝晖说,社区民警要充分利用人熟、地熟、情况熟的特点,发挥其在日常信息反馈、案件线索提供等方面主要作用,才能切实做到保社区平安。

  2018年5月,幸福社区还组织治保主任、网格员、社区民警和社区律师成立社区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专班,专门对楼上楼下房屋漏水、邻里纠纷等民生小事共同商议、共同解决。

  接访提升幸福感

  3个小时,在幸福社区办好居住证,这让外地来襄阳务工的一对小夫妻感觉不错。

  2018年12月28日,这对小夫妻小跑着来到幸福社区警务室:“警察同志,我们要办理居住证,要怎么办理啊?”王波一问,才知道原来夫妻俩从外地来幸福社区做生意,他们的孩子年后面临着上小学的问题,因为没有居住证,孩子上学报不上名,夫妻俩十分发愁。能3个小时办好居住证,多亏了改造升级后的社区警务室。

  由于幸福社区外地来做生意的商户多,居住证办理量大。接访中,幸福社区居委会总能听到群众关于在社区申办居住证不便捷的反映。2018年10月,经反复考量,幸福社区警务室成功增设了居住证办理点,将公安内网接入警务室,安排居委会专人对流入人口进行信息采集。

  “在未设立居住证办理点前,幸福社区居民要办居住证必须到派出所办理,由派出所联系社区居委会核实情况。这样一来,居民办证时间就会很长。”王波说,办理点设立后,社区民警自己就能马上联系居委会,同网格员一起实地走访,了解情况后快速办证。据统计,自增设居住证办理点以来,幸福社区共为42名群众办理居民居住证。

  幸福社区还设立了网上警务室,警民联系微信群、QQ群,与辖区主要单位,居民代表互动,宣传法律法规,通报辖区警情,接受咨询,答疑解惑,发布服务民生、便利群众的新举措。“整合资源,让社区工作效率不断升级,方便了群众,也密切了党群、干群关系,居民的安全感和获得感不断增强。”陶传兵说。

  图① 幸福社区戒毒中心工作人员正在对前来寻求帮助的居民进行禁毒知识宣讲。

  图② 幸福社区居委会治保工作人员和社区民警在社区旅馆业主家进行安全隐患排查,并对住宿旅客实名制工作进行检查。

  冷晓冰 摄

之前完败在无名的手里,让他们哥俩在张家都抬不起头来,同样是大比的冠军但是他根本挡不住无名一刀。如果说这位八哥售货员是因台而设,那么那位远处的六级锻匠那就不是。这位售货员不远之处,一位着装平民化的青年六级锻造匠。不说这一位青年锻造匠锻造水平,就其轮锻锤工艺,他所锻造的兵器,除了在货架上件件寒光闪烁,就是有的需要,有的会淬剧毒工艺。

  新京报记者统计近3月拍摄剧集,专访业内人士探究拍摄周期缩短原因

  一两天拍1集,快工出不了“细活儿”

  当行业内各方面风险尚未出清时,影视行业进入寒冬期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融资困难,库存难清,新戏难开是影视行业目前面临的三大困难。也有一些剧组在压力之下选择开机拍摄,但普遍拍摄速度加快。新京报记者统计2018年11月-2019年1月杀青的部分剧集,发现有50%以上的剧拍摄周期为平均1-2天拍1集。新京报记者采访业内人士,透视影视行业内的拍摄规律以及寒冬期的破局之道。

  行业现状

  剧组分2-3个组拍,拍摄效率提升

  据编剧汪海林对新京报记者回忆,“在国产剧集数普遍为20集的年代,一般一部剧的拍摄周期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当然也有因为技术不成熟等各种原因拍了6年(1982年-1988年)才拍摄完成的25集电视剧《西游记》,已经成为观众心中的经典之作。此外,汪海林还谈道,“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电视剧,跟拍电影的进度比较接近,一部90分钟的电影正常拍摄20-30天,电视剧1集拍摄7-15天。”

  近几年,国产剧肉眼可见的集数越来越长,从普遍30集到40集直到现在很多剧都拍60集起跳,“现在电视剧的拍摄周期一般都是三四个月,这跟港台的摄制人员来到内地(大陆)之后,引进了港台的统筹制度有关,以前拍摄的事情由制片主任来管,现在有专业的人做统筹,可以将演员和场景的时间利用最大化,使得拍摄效率大大提升,拍摄周期变短。”汪海林如是说。

  拍摄效率提升之后的电视剧(或网剧)剧组,一般情况下都是A、B两个组同时开拍,有时还会分出C组拍一些空镜和过场戏。分组是根据剧本中场景和人物关系来分配,由专业的统筹下通告单,把所有场景的利用率和演员签给剧组的有效时长利用起来,提高工作效率。据汪海林跟新京报记者描述,现在拍电视剧的普遍规律是“两个组加起来差不多1-2天拍1集的量,大概是16篇纸,平均一个组一天拍7-8篇纸,有的戏难拍一些,一天大概拍3-4篇纸。”(拍几篇纸是行业内的惯常用语,意为拍摄几页剧本的内容。)

  据某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讲述,有些剧组为了赶进度,会有很多方法来节省时间,比如借位、用替身等,有些时候这些方法是有必要的,但一些需要实打实拍的戏,这样的方法会折损戏剧品质。

  暴露问题

  集数越来越长,“神剪辑”被观众诟病

  一位制片人跟新京报记者讲述,制片统筹是保证科学生产的专业体系,比如“重复进景就是制片的大忌,如果一个景在规定的时间内拍不完,就会涉及很多问题,一是费用的增加;二是沟通协调也很费周折。”因此在拍摄时做好统筹规划可以大大提高拍摄效率。

  但是拍摄时在现场不断地发飞页(现场写剧本),就会打乱剧组正常的拍摄统筹规划。据新京报记者了解,有些国产剧之所以被观众诟病,其实在拍摄期就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某著名大IP玄幻剧在开机后剧本还没有写完,剧组一边拍,跟组编剧一边写,导致拍摄现场飞页不断,大量发飞页既让演员没有足够的时间记台词酝酿情绪,也打乱了剧组正常的拍摄统筹计划。还有些剧只有40集的剧本,同时还多次发飞页,最终却可以剪辑出七八十集的剧,必然导致剧集节奏不紧凑,支线过多影响主线剧情,令观众不满。

  正如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在2018年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中的演讲中所说:“电视剧像兰州拉面一样越抻越长,使得电视剧‘龙头烂尾水蛇腰’,损伤了电视剧的艺术魅力,影响了电视剧的可看性,导致观众失望,舆情非议。”

  因为现在行业内资金紧张,有些剧组的拍摄压力和场景压力都不小,因此需要赶进度拍摄,分A、B两个组拍提升了工作效率,但是有时电视台的“神剪辑”也会损害剧集的品质和口碑,湖南卫视因为“神剪辑”经常被观众吐槽,例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经常一集只有二三十分钟,前3至5分钟还是上一集的末尾,导致剧情拖沓冗长,被观众诟病。

  但也有一些网剧制作精良,拍摄用心,例如《古董局中局》的道具和画面品质就被观众称赞,该剧2017年7月23日开机,12月14日杀青,共拍了144天,全剧共36集,平均4天拍1集,在现如今的国产剧生产流程中,已经算“慢工出细活”,此前导演五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详细阐述了剧中道具制作的用心,“玉佛头”在开机前就埋到了地下在土里沁着,为了更接近真实。

  爱奇艺播出的青春剧《独家记忆》全剧共24集,拍了121天,平均5天拍1集,据制片人朱振华跟新京报记者讲述拍摄过程为,“前10集基本是顺拍,可以让演员的情绪逐步铺垫,也可以边拍边剪,给剪辑预留了很多时间。”

  现如今电视剧生产制作周期加快,压缩周期就是压缩成本,但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利用好现有资源,在成熟的剧本、演员演技有保障、摄制组专业水准在线的前提下,制作出高质量的剧集,是每一位影视从业者都应该做到的事。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嗯……他日完成寻找家乡一事之后,一定要寻觅一个无人打扰的安静所在,潜心修炼。红木桌旁,一位会议之中的成员,轻甲,裸臂,是一百区的难民的暴民头目的主要者,一看到这样的情景,道“长官,你下命令吧,我很愿意听从你指挥!”“土伢子,你在这里干什么!”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地牢外传了进来,小巫部落的老族长缓缓从外走了进来,一脸威严。他在部落声望极隆,受人景仰,一开口就吓得虎头少年浑身发抖,差点哭了出来。